北欧航空A350投用 将延后投入北京航线
来源:北欧航空A350投用 将延后投入北京航线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7:29:40


3月1号复查CT,影像学好转,之后每天他都会有新变化,逐渐下床活动,开始呼吸功能训练,呼吸费力越来越不明显,最终消失。

他的呼吸困难依旧不是非常明显,但是慢慢地,他变得沉默了许多,不那么爱说话,不再提问。

2月16日,入院第7天,是复查CT的日子。看到肺CT结果让我心头一紧,影像明显加重,肺炎在进展,上了激素,我对他详细解释着病情,同时我的心里逐渐开始担忧。

“张医生,我的化验血脂高吧,用吃药吗?”

这些快递员先是自发在网络上筹款购买原材料并雇人烹煮,然后再派送到那些流浪街头的人手中。

工作中的张健  受访者供图

“你基础有甲减,甲减的患者容易合并高血脂,在重病期间更容易出现脂代谢异常,你的结果只高出标准值一点,注意饮食,定期复查就行。”

因为不安,我背着王强拨通了他妻子的电话,这是疫情期间特殊的交流方式,患者和家属从未见过我们,只知道我们的名字。在交代了他的情况并不好可能随时需要插管后,是长久的沉默,随后王强的妻子难掩哭腔的和我说:

准备患者的病例资料,为新冠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讨论会做准备,是每一个危重者患者治疗的必要环节。在讨论会那天,领队王振宁队长,栾正刚、刘璠、于娜等许多教授参加了讨论,作为王强的管床医生,我参加了讨论会。

“医生,我还能好吗?”